要种一株太阳花

M.M.T
梅林他有这么…好

【If World】1

*我流猫狗,前排提示难懂

*进圈小萌新,ooc文笔不好见谅

以下


【……于是,神于第七日安息。】

朱思远讲完睡前故事,看着身旁打了个哈欠就进入睡梦的猫,关掉了一旁的台灯,内心默默说了一句晚安后,闭上眼睛,也逐渐进入了梦乡。


这是朱思远捡到猫的第七天,他清清楚楚地记得最初遇见猫。那天夜里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刚刚入冬,车内外的温差使得车内逐渐升起层层雾气,蜿蜿蜒蜒从两侧蔓延到挡风玻璃。夜晚本应宽阔无人的马路却突然闪现出一个人影,让朱思远瞬间慌了神。手忙脚乱的他一边踩死刹车,一边向左打死方向盘。一刹那间,他的脑中飘过了许多场景,朋友、家人、同事、工作…最终只剩下了车前的人影……

眼看着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最终朱思远撞上了马路中间的隔离带。剧烈的撞击伴随着安全气囊的瞬间打开,让他在短时间内大脑一片空白。所幸的是,他开车速度并不快,在安全带的束缚下并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不一会儿人就清醒了,手搭双眸,摊在座椅上惊魂未定,伴随着安全气囊“嘶嘶”泄气的声音,重重地喘着粗气。

朱思远自认为是个幸运的人,买饮料开盖总能碰上买一送一,考试遇到不会的总能恰巧蒙到正确选项。虽说是个好动的男孩子,上房揭瓦,招猫逗狗的调皮事没少做过,却也从没受过什么伤,就算有点磕磕碰碰的,顶多也就是破皮,吹两下继续折腾。然而,这次的车祸让朱思远怀疑幸运之神是否还站在他这边。

很快,朱思远强行让自己镇定了下来,打电话联系了交警。松开安全带,打开车门,去看被自己撞的人有没有受到很严重的伤害。然而,马路上并没有任何血迹,也没有人瘫倒在地上,任是他绕着马路转了几圈,除了停在路边冒着黑烟的汽车,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最后站在无人的马路上,呆呆地被小雨淋得半湿。他双手插兜倚着车站着发懵,天气很冷,不知是冻得还是害怕,全身有些颤抖。呼吸间的哈气从围巾中冒出,逐渐消散在空气中。很快,交警带着拖车公司来了,不一会就把事故现场处理好了。

到了警局后,警察调出了录像试图调查这场车祸的具体过程,但是却让所有人都感到匪夷所思。朱思远一遍遍地看着录像中无人的马路上车子离奇的轨迹,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在逆流,手脚冰凉且僵硬。最后,还是警局中的经验老道的老警察最先打破了静谧的气氛,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了几句无关必要的话,和小警察一起把他送回了家,叮嘱好了有事和他们打电话报警等一系列的事情后便走人了。


等到朱思远回过神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两三点了。他自大学毕业后便一个人在大城市打拼,现在算是小有所成。付了一套不大不小的房子的首付,每个月还完房贷以及吃喝玩乐之余,也攒下了不小的一笔钱。然而现在这套房子,却大得让朱思远感到害怕。他打开了所有房间大大小小的灯,在浴室洗澡,然而浴室中镜子上逐渐升腾起的雾气和雾气蒙蒙的挡风玻璃逐渐重合,还有镜子中央似有似无的黑色身影吓得朱思远顾不上一身的泡沫,随便冲了两下就穿上睡衣上了床,抱着手机心神不宁地刷着朋友圈。

终是长时间的高度紧张使得朱思远整个人变得疲劳不堪,不得不睡觉。他想起了很久之前橘子和他开的玩笑,想着自己这辈子也没干过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鼓起勇气半信半疑地对着空气说了一句话。

【帮我关下灯,谢谢。】

瞬间,整个卧室的灯全被关闭,一片漆黑中,只留手机屏幕发着微弱的光芒。

朱思远无力地摊在床上,一边努力地安慰自己,一边害怕地手脚发颤,困的最后不知几点才入了眠。

第二天,朱思远顶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准备出门上班时,在门口捡到了一个少年。

*这里用了一个朋友曾经跟我说过的梗,大体是如果怀疑家里有鬼,就说句关灯,如果鬼都帮你关灯了,那这鬼这么好不用怕。如果灯没关,没鬼你还怕个鬼哟

*别真试,怪可怕的……


以上(・◇・)

【约花】塞壬之歌

*小学生文笔,想当年语文作文永远是及格线水平
*求花花狗皮(狗年新皮)

    传说中有这样一片海域,栖息着传说中的海妖。她们有着不输于爱情女神维纳斯的美貌,还拥有天籁般的歌喉。她们唱着蛊惑人心的歌,只为寻找向往的爱情。


    老练的水手咕咚咕咚灌下一大杯啤酒,拍着年轻的水手后背哈哈大笑,饱经风霜的脸庞笑出了一层层的褶子,嘲笑着年轻的水手的青涩与无知。


    酒过三巡,水手们醉醺醺的趴倒在甲板上,梦着那无穷无尽的宝藏。只有那年轻的水手,独自一人站在船尾,望着半弦月,怀念着家乡的幼弟。


    远处传来飘渺的歌声,听得年轻的水手心神荡漾。伴随着歌声往船舷走的水手被醉汉一绊,瞬间清醒了不少。待到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是半挂在船栏旁边,心脏狂跳不止。歌声再次传来,水手紧紧捂住耳朵,却无法拦住被诱惑的同伴,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接连不断地跳下了船,沉浸在了永远的宝藏之梦中。


    海面上的海妖们见无法引诱最后一人下至海中,围着船体游了几圈后,纷纷不舍地离去。确定了海妖们不会再来的水手,瞬间失去了支撑,半跪在地,大口大口地呼吸,来平息自己。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水手发现,在月亮的照映下,一团阴影逐渐地笼罩住了自己。他不敢回头,右手向腰间的匕首摸去。事与愿违,水手的的心思仿佛被猜透。当水手刚刚摸索到匕首手柄时,一丝冰凉的触感滑过他的指尖,黏腻着不肯消散。一走神,匕首便被夺去,人也被一股蛮力强行转了个方向。


    水手呆楞着看着背对着月亮的来者。月光下的“它”,面庞不甚清楚,巨型的翅膀缓缓煽动着,显得无比绰约多姿。明晃晃的匕首在“它”的手中像玩具般把玩着,水手紧紧靠着船舷,强大的求生欲望强迫着他思考下一步该如何。却在下一秒,匕首“叮”地一声,直接插入右耳旁船舷坚硬的木板中。

    不同于一般塞壬的妖媚,如珠玉落地般清脆的声音随着温暖的气流进入左耳,让水手一阵恍惚。

    “你,就是这艘船上的幸存者吗?”


—————————

 最后总有一种要说出你是我的master的感觉。本来想写成一个段子,写着写着就不受控制了。至于接下来的剧情嘛...顶锅跑